广告位
首页 其它 司马南是什么人(司马南是干什么的)

司马南是什么人(司马南是干什么的)

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国家有一位著名的反伪科学斗士、独立学者司马南,知道他在20世纪末因揭穿各类神功骗子而饮誉江湖,但不知道这个“司马南”并非原名,而是取的笔名。简单地说,在20世纪80…

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国家有一位著名的反伪科学斗士、独立学者司马南,知道他在20世纪末因揭穿各类神功骗子而饮誉江湖,但不知道这个“司马南”并非原名,而是取的笔名。简单地说,在20世纪80年代末,有一位叫做于力的年轻人,取了个叫做“司马南”的笔名,从此震惊了八方天下。
很多朋友就比较好奇,为什么于力当初要取“司马南”这个笔名呢?这个“司马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在里面呢?本人也对此比较好奇,所以就专门私信了司马南老师,他对此做了解答,可谓拨开云雾,揭开了多年来众人心中的疑团。
 
司马南
司马南说:我这个笔名的来历,确实有很多人不知道,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其实也很简单的,“司马南”这个名儿,当时在报社我写东西比较多,老是用自己的名字不合适,我就瞎编笔名儿,这是我瞎编的笔名当中的一个。后来我觉得意思不错啊,因为司马迁嗯,在历史上遭遇那样大的这个灾难,但是百折不挠、坚持不懈,写出了《史记》,所以也有点儿励志的意思。后来我出书,就采用了“司马南”这个名字。用了这个名字以后呢,这个名字就在江湖上有了一个字号。就这么来的。我是为了鼓励自己,要学习司马迁的精气神,这辈子要琢磨干点儿事儿,干成一点儿事。
他还回忆说:我取了“司马南”这个笔名,最早应该在1988年。当时社会上乌烟瘴气,那时候的社会环境真的很不好,可能现在的年轻人不了解,年岁在40、50、60岁以上的人都熟悉,那时候思想特别混乱,沉渣泛起,身边都有人迷信“神功大师”。为此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非常多。我为反击这种乱象,做了一点工作,也包括出了一些揭露骗子的书。在1988年,当时的我出了一本书叫做《气功与骗术》,是与刘正合著。这位刘正,现在是人民大学国学院的教授。在这本《气功与骗术》上,我第一次采用了“司马南”这个笔名。此后这个名字就一直用下去了。
 
刘正
以上,就是“司马南”这个笔名的含义,以及这个名字出世的故事。
据中国中医科学院气功研究室主任张洪林教授的回忆,当年张教授作为气功专业界的研究人员,由于多次公开反对伪气功,结果被很多社会上的“气功大师”所敌视。司马南当时也还是气功大师中的一员,他对张教授就非常反感,认为张教授是阻碍了真理。“他那时就是一个极其信仰‘’外气’的人,并且自认为可以给别人使用外气方法诊断疾病和治疗疾病,所以看到我发表那么多揭露“外气”和伪气功大师的文章后,非常反感生气。因为我文章中的那些通过大量实验研究得出的理论观点认为大师们的身上并不存在超自然力。”
也就是说,在1980年代的早、中期,张教授所知道的司马南,还是一个坚决相信“外气”真实存在的小伙子,司马南(当时还叫于力)自己也练气功,在当时的司马南身边,聚集着很多迷之崇拜者。在世人眼中,司马南就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真气功大师。
司马南有练过气功且受到推崇的经历,在他的1995年出版的《神功内幕》第二章( 111页)中有过自述写的:“最初接触气功的时候,我相信外气,这就象一个年轻人在最初选择志向的时候,由于对社会生活缺乏了解,由于本身思想的简单和幼稚,这种选择往往带有很幼稚的特点。接触一些气功,看了一些气功表演,读了一些文章,那么,听说外气那么神,又亲眼所见,就相信了。练了气功之后呢,出了一些感觉,好像是对于外气有了一些体验,所以就越发相信了。况且练气功你不是简单地有了感觉就完了,还有更高的追求,还想达到更高的功能状态,所以这一切都离不开对外气的迷恋。”
在当时,司马南的几位修炼气功的师兄弟也都有了一批崇拜者,在社会上可以呼风唤雨。那是一个依靠骗局可以肆无忌惮收割财富的“最美好的时代”。他的好几位朋友和师兄弟,都靠着气功表演获得了巨大的名利,财源滚滚。有人就劝司马南,你只要跟着走下去,很快就能够在欧美买上别墅游艇。
但是司马南却逐渐对自身的信仰产生了疑惑。第一,他与张洪林教授多次接触,张教授给他演示了“阻断暗示”实验,结果那些气功的神效全部都失灵了。第二,传授司马南的那个师父,亲口向徒弟承认,这些“神功”其实是解放前登不上台面的小把戏、小魔术。作为弟子的司马南听了这个说法后很吃惊,也很困惑。第三,困惑后的司马南,开始拜访专家、整理资料,试图弄清楚市面上种种“神功内幕”,经过一系列的亲身试验,他基本上可以用魔术表演的形式重复所有已知的“气功神迹”。第四,他曾经的那些朋友,就是那些呼风唤雨的“气功大师”们,每一个都发大财,他们自己则成为了说一不二的“教主”,做了、说了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话。尤其是社会上很多气功信徒因为修炼气功导致各种惨剧,这都深深刺痛了司马南的心,也让他开始反思自己信仰的气功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经过深思熟虑后,司马南决心向伪气功正式宣战。
 
上世纪80年代的“气功热”
他首先明确承认了“外气”是不存在的。在他本人写的《神功内幕》一书上卷116页中这样介绍:
“我第一次从张洪林处听说阻断暗示之后就没有效果,而只有在暗示不阻断的情况下才有效果……我在我的气功实践当中,有意识地去体验了一下……以往我给别人看病的时候,我都是很认真的,很真诚地‘发气’,自己进入气功状态。”“当我接触了张洪林先生的观点之后,我在我的实践当中,有意识地作一些尝试。比方说办学习班,在学习班上呢,我讲气功理论,请大家进入气功状态。我请那些当时就有各种症状的病人到台上来,只要你此时此刻有症状,比如说现在你就不舒服,你到台上来,闭着眼睛坐几分钟、十几分钟、二十几分钟,然后你再说你感觉怎么样。先前拿着话筒对大家说你有什么病,哪不舒服,而后做完了功,接受我的治疗后,你再和大家说,现在感觉怎么样。
效果非常之好!
原来我就不理解怎么回事,其实就是暗示的作用——集体催眠暗示。因为不管我当时进入不进入气功状态,我想不想发气都一样。而且我越表示我是气功师,我有信心,那么这种效果就越好……
这类事例越来越多,我对‘阻断暗示之后就没有效果’这句话,就不得不另眼相看了。”“也就是说,我今天背弃了原来那种迷恋外气、盲目地相信外气的观点才走到了今天这样一个天地的。走了一个大‘之’字形,绕了一个大弯儿。”
司马南又表示说,我原先作为一个相信气功神迹的人,一个已经拥有了无数气功崇拜者的气功“大师”,我是真心迷信气功中的唯心主义学说的。但是我经过不断的求真、研究、实践、反思,逐渐脱离了这种乌七八糟的烂泥潭。我赞同张洪林教授等人的观点“气功是心理疗法;外气是不存在的”,我的这种赞同是经历了很痛苦的过程之后,逐步在认识上与坚持真理的科学家们走到一起来的。为了坚持真理,我为什么不能向过去的我反叛呢?
司马南在同书的第125页中赞誉了张洪林教授在气功研究上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贡献,他叙述说:
“那么多的人都在大讲外气效应的神奇,一窝蜂地去搞测试,搞表演,就跟1958年放卫星一样,这卫星越放越大。…你说得越神、越有吸引力,就越能申请到很多经费啊,有很多人给你攒款子啊,有很多人崇拜你呀。只有把为人民服务当做根本的立足点才可能有真正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实事求是之意和哗众取宠之心是尖锐对立的。我们有些人他也不是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但是他在那儿造神,造神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有实事求是之意,只有哗众取宠之心,哗众取宠是为了神化自己,神化自己是为了向‘孔方兄’看齐。说穿了,就这么回事。”
 
气功研究室主任张洪林教授
司马南认为,张洪林教授以国家部门气功研究室主任的专家身份,如果也故意哗众取宠,把气泡吹大,肯定可以申请到很多的经费,也必能收获难以想象的名利,但是他们这一批有良心、有原则的科学家并没有向“孔方兄”看齐,而是坚定地站在为人民服务的立场上,宁愿自己利益受损和遭受各种诽谤、诬陷、迫害甚至于死亡威胁,也要向社会上的骗子们开炮。张洪林教授这种豪气干云感染了司马南,司马南也同样以实际行动感染了张洪林。因为1988年以后的司马南,已经是一名反伪科学战线上的坚定斗士。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当时局势的凶险!司马南的朋友多次劝他,你没事不要去惹气功圈的人,气功圈就是黑社会,势力大得很,惹火了他们,他们弄死一个人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有的朋友们还劝司马南,你的师兄某某某,开设了气功班,现在已经弄到了上千万,都移民海外了。你在气功圈已经这么有名气,崇拜者这么众多,为什么不趁着形势大好赶紧去捞一把?
对朋友们的规劝,司马南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司马南果真为他的鲁莽付出了代价:头破血流,差一点丧命。1998年2月24日,在西安,胡万林非法行医的“太乙宫”医院,几千名狂热躁动、失去理智的胡万林的信徒,对前来调查的司马南等一行人踹翻在地,拳打脚踢,囚禁人身达一天一夜。“这是司马南等人在西安遭遇长时间殴打威胁、摁倒在地、抢夺财物、非法囚禁、人身迫害的实况。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被一位能量通天的神功大师带领着超过一千狂人团团包围,拳打脚踢,掐脖子,抽耳光,死亡近在咫尺。如同小小孤舟被飓风狂浪抛起,随时会粉身碎骨。真是腥风血雨、惊心动魄!”
事后,有的朋友含泪劝告司马南,你这个人真的太傻了。你踢别人的饭碗,损人不利己,人家迟早要弄死你!还有的人对司马南说,当初就劝你借气功大师的身份发财,那个作家不懂气功,结果靠着写气功,已经在北京买了十套房……
被解救出来的司马南向邪恶退缩了吗?并没有。他很快又投身到下一场战斗中去了。
迄今为止,与伪科学的战斗还远没有结束。
 
年轻时的司马南表演魔术
司马南这个人确实傻。很傻。太傻了。
80年代已经是闻名遐迩的气功大师,结果站出来反对自己,砸自己的饭碗,砸同行的饭碗。他本来可以在“好时代”里面至少捞金10几年。就算一年保底捞100万,10几年就是一千几百万。九十年代北京房价还没有涨起来,一套房子每平方米才几千元……某作家靠着吹捧气功买了北京十套房,像司马南这种档次的真气功大师买一百套,不算过分吧?
放着触手可得的黄金万两不去拿,偏去干刀口舔血的活,你们说司马南是不是傻?
司马迁当初也是做人很傻。人皆曰李陵可杀,他跟着大臣们骂一句又何妨,自己身上不掉一块肉。他非要做二杆子愣头青,给素不相识的李陵出头。在大老板刘彻暴跳如雷、朝堂上下众口铄金“皆曰可杀”的情况下,司马迁是一点眼力介都没有啊。那个叫做于力的年轻人,非要学习“傻子”司马迁,取了个笔名叫做“司马南”,方方面面学司马迁做傻事,到处撞得头破血流还死不改悔。
 
司马迁
据说最近司马南还惹上了同仁堂。同仁堂的一个前任董事长因为涉嫌贪腐进去了,司马南又针锋相对地批评了几句,好像同仁堂找了他的麻烦。你们说人家自家的董事长犯法与你何干?你司马南一介平民百姓非要去说,这不是惹祸上身吗?这不就是司马南此人总是冒傻气、做傻事的例证吗?正如《封神演义》中姜子牙展开了杏黄旗,冲进十绝阵里去试试,司马南非要冲进阴风阵阵的“鬼阵”里试试,总是碰得自己伤筋损骨。司马南就不怕报复吗?
也无怪乎,当年司马南在西安被殴打的流血事件发生后,有朋友批评司马南是“损人不利己”。确实是损人不利己,但这个“人”,绝非是“人民”,名为“人”,实为“鬼”。多年以来,他确实做了诸多“不利己”的事情,但不属于“人民”范畴的那些“鬼”却不高兴了,就要来打击报复司马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千度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taibaowl.com/19567.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39504503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950450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